首 頁緣 起最新消息漁產商品新聞報導友站連結

鱟復育與保育縣府推動成效看得見

發佈單位:金門日報社

記者:記者 李增汪/特稿 報導

發佈日期:2014-07-25

近期諸多輿論及媒體對鱟的保育議題表示關切,並對於水頭商港的闢建,影響鱟的棲息地提出意見。而鱟的族群量,於金門是在增加中?或是減少呢?其棲地係在擴大或在萎縮中?縣府在鱟的保育復育,究竟提出多少政策作為與努力呢?本報記者特別專訪金門縣政府主管部門。

縣府表示,水頭商港係於民國84年當時縣長,基於有效改善台灣、金門間與大、小金門間之交通狀況,以提升本縣居民之生活品質,並促進金門之發展,經行政院經建會於84年9月邀集相關部門確立建設水頭商港之必要性,達到促進地方建設資源均化、觀光交通資源多元化的目的。

而88年11月所核定之「金門水頭商港整體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對於商港闢建影響鱟棲息地乙節,提出減輕及避免對策為:「金門地區浯江溪口、古寧頭、嚨口、瓊林、洋山灣及西園等地亦均為鱟之良棲地,為確保金門地區鱟能永續生存,金門縣水產試驗所已將鱟復育成功,且縣府將委請學者專家針對金門地區鱟進行長期性調查,並將配合政府政策將於適當地區劃設為鱟保育區,以達移地棲息及鱟永續生存之目的。」

保育復育 縣府不遺餘力

三棘鱟並非《野生動物保育法》所列之保育類野生動物,但縣府仍依上述環評意見劃設鱟之生態保護區,並訂定保護計畫,據以執行。縣府指出水頭商港歷經陳水在縣長、李炷烽縣長及現任李沃士縣長之建設始竟其功,期間三任縣長對鱟的保育與復育,均不遺餘力,期間在民國88年12月,縣府為維持金門地區鱟族群量的穩定,並留給鱟魚一個快樂的生活淨土,特依據漁業法第45條劃設「金門古寧頭西北海域潮間帶鱟保護區」,海域面積約800公頃,禁捕期自89年1月至93年12月底。

縣政府又於98年再次依據漁業法第四十五條及第四十四條第四款、第七款公告古寧頭西北海域鱟保育區,其保育期間最近一期為從99年1月1日至103年12月31日,為期五年,讓保育的期間能再繼續的延長下去。

依據水試所委託「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辦理之100年「金門浯江溪口及南北山海域潮間帶稚鱟生態調查」報告:「:::結果發現古寧頭北山保護區稚鱟族群量相當於浯江溪口,顯保育區的設立對於鱟的資源量是有保護作用的。研究調查結果發現,雖然金門水頭商港建設於浯江溪口附近,或許干擾了鱟的棲所,然調查顯示浯江溪口仍為金門沿近海域稚鱟棲息的熱點。」

調查顯示 稚鱟繁衍增加

依據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社團法人金門縣野鳥學會」辦理之98年-101年之《金門國家公園環境長期監測計畫》之結果顯示:一、夏墅甲調查線(即靠近浯江溪口):98年0.0271隻/平方米,99年為0.0399,100年為0.1007,101年為0.2361隻/平方米,顯見其單位面積數量係逐年成長,101年較98年成長約8.7倍。二、夏墅乙調查線(即往建功嶼步道右側):98年0.3797隻/平方米,99年為0.4010,100年為0.2656,101年為0.6003隻/平方米,期間100年雖有下降,但101年則高達0.6003隻/平方米,顯見族群量係穩定的。三、北山甲調查線(即靠近北山斷崖附近):98年0.0933隻/平方米,99年為0.1368,100年為0.0944,101年為0.1375隻/平方米,其數量維持持平狀態。四、南山甲調查線(即靠近南山出海口北側):98年0.0125隻/平方米,99年為0.0104,100年為0.0042,101年為0.0229隻/平方米,期間100年雖有下降,但101年則高達0.0229隻/平方米,為98年及99年的兩倍,顯見族群量亦在成長。

再者經對照水試所委託「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辦理之99至101年「金門浯江溪口及南北山海域潮間帶稚鱟生態調查」結果顯示:「本報告依據Krebs(1989)的族群計算公式,估計2010年北山潮間帶的稚鱟族群量介於254隻~1456隻,2011年介於7049隻~66430隻之間,2012年介於199隻~1109隻之間。而2010年浯江溪口潮間帶的鱟族群量介於54隻~1109隻,2011年介於684隻~53766隻之間,2012年介於185隻~90085隻之間,三個地點稚鱟族群量的排序以浯江溪口潮間帶最高,南山潮間帶最低。」。由其結果顯示,古寧頭海域及浯江溪口潮間帶的鱟族群量仍然非常豐富。

八個測站 發現稚鱟分布

依水試所於102年委託高雄海洋科大學辦理之「金門沿海域潮間帶稚鱟生態環境調查」報告:該年度計針對金門西、北海岸,包括夏墅(浯江溪口)、建功嶼、南山、北山、瓊林、洋山、西園、青嶼及小金門之上林、埔頭等十處地點之潮間帶海域,劃設調查線及測站,進行稚鱟資源調查,在調查期間,共有八個測站發現有稚鱟族群的分佈,依序為:建功嶼750隻、北山305隻、西園201隻、埔頭112隻、上林58隻,南山16隻,青嶼及瓊林各2隻。但此次夏墅(浯江溪口)及洋山則未發現稚鱟族群。

據縣府指出,鱟為海洋底棲性無脊動物,對於潮間帶是否受到干擾相當敏感,一旦潮間帶棲地受到污染、干擾破壞,牠們的生存即會遭受極大威脅,故常用來檢視海域環境是否健康的指標生物。金門由於潮間帶環境維護得宜,有大量鱟的分佈,是台灣地區僅見之「鱟的故鄉」。台灣平面及電子媒體,近年來以金門「鱟」生態的豐富性為主題之報導節目,絡繹於途,突顯金門在環境保育與鱟生態復育之成效與地位。

鱟族群在金門的分布區域及數量之調查,包括金門國家公園、學者及金門水試所都有投入,但就已發表之報告得知,近十年來,其調查區域都集中在浯江溪口與建功嶼間潮間帶海域,以及古寧頭之南、北山等三處地點,在金門西北海域之其他地點,則鮮少辦理;報告也認為古寧頭保護區稚鱟的數量與浯江溪口與建功嶼間潮間帶海域相當,故讓外界一直以為金門稚鱟分佈侷限於上述區域,而忽略金門西、北海岸及小金門潮間帶亦有鱟分佈之訊息價值及其他生物的多樣性,是值得我們省思,畢竟環境係會變遷的,人們應重新審視原有對環境的認識。

金門海域 經證明仍健康

中研院陳章波博士在97年之調查曾指出在馬山及瓊林的泥灘地有發現稚鱟蹤跡;98年金門水試所委託高雄海洋科大學調查,亦曾紀錄西園及瓊林兩處地點有稚鱟的出現;102年水試所擴大範圍辦理調查,並有重大發現,指出金門不只古寧頭及浯江溪口與建功嶼間一帶有稚鱟,其他西北海岸仍有一定數量,尤其小金門之埔頭、上林首次調查,即發現有大量稚鱟分佈,顯示金門海域環境在大家的保育下,它仍然是健康的,適合稚鱟棲息與生長。
對於鱟的復育與保育,縣府也提供相關作為與數據,讓外界瞭解縣府之努力。據縣府表示:在鱟生態調查復育研究方面,水試所從未停歇,而且是有策略而全面性的,於92-93年辦理「金門地區古寧頭、浯江溪口潮間帶中國鱟稚鱟調查研究」、95-96年辦理「金門縣鱟魚資源調查與復育計畫」、97年辦理「金門縣鱟資源保育區重新測量規劃研究」、98年辦理「金門縣鱟魚資源調查與復育計畫」、99年「金門浯江溪口及南北山海域稚鱟及南海域魚類資源調查」、「成鱟標定追蹤調查」、100年「金門浯江溪口及南北山海域潮間帶稚鱟生態調查」、101年「金門浯江溪口及南北山海域潮間帶稚鱟生態調查」、102年辦理「金門縣沿海域潮間帶稚鱟生態環境調查」。

復育野放 發現已有成效

考量漁業資源是一種再生性資源,為免資源過度利用,影響其再生能力,其資源保育工作內容除減少對資源捕撈壓力、增殖漁業資源、維護漁場作業秩序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而藉由高科技之繁養殖技術,孵化培育魚貝介種苗並大量實施放流,為增殖漁業資源最有效直接的方法之一。為此縣政府亦從積極作為,進行鱟的復育工作,責成金門縣水產試驗所每一年投入大量經費,進行鱟的各項研究;且考量鱟的棲地及產卵地有限,生殖期又侷限於短暫的季節,故由水試所自88年迄今,從事鱟人工培苗進行放流,彌補自然生產力的不足,不曾間斷,未來亦將持續辦理。

據縣府表示。從民國88年起水試所即開始從事鱟棲地生態、產卵習性、鱟卵發育觀察與繁殖育苗試驗;自90-92年開始在北山海濱野放1齡稚鱟11萬7000尾60對種鱟;99-102年在北山鱟保護區野放52.5萬尾,合計在北山海濱放流64.2萬尾稚鱟及在95-97年在建功嶼海濱總計放流49.5萬尾稚鱟,總計12年中水試所在北山鱟保護區及建功嶼海濱從事鱟繁殖復育放流達130餘萬尾。102年起水試所開始採取於漲潮前露出之泥灘濕地野放,並將稚鱟放流範圍從金烈水道之建功嶼、同安渡頭、下埔下、湖下及西北海域之古寧頭南北山、瓊林、劉澳、洋山、官澳及青嶼等處之泥灘地進行野放復育,好讓鱟苗直接潛伏泥沼中,且經水試所於102年5月24日擇選建功嶼放流點察勘,已發現脫殼2齡稚鱟潛伏該處附近,且數量明顯增加證明放流方式可行並作為未來復育模式參考。

宣導保育 縣府多管齊下

為宣導保育觀念與教育,縣府分年印製鱟保育宣導摺頁、《2億年之鱟》、《金門海濱生物多樣性》、《金門海濱生導覽》、訂製鱟保育宣導杯、保育區宣導告示牌等宣導品,近年來水試所亦協助公共電視、法國第二電視台、三立電視台第三隻眼,三立台灣全記錄、八大電視台、日北JET電視台、國家地理頻道等節目拍攝鱟繁殖與復育等相關影片。
在李沃士縣長的指示下,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鱟,瞭解鱟的生態與文化內涵,達到寓教於樂,縣水試所成立全國唯一以「鱟」為主題的「鱟生態文化館」,於102年7月1日正式開館。另為考量到金門生態豐富,可建構成為生態保育與教育基地,水試所已於102年度編列預算,規劃成立「金門生態館」,其展示內容將包含陸地與海洋生態,未來館內將展出金門的各項生態主題,展現金門的生態之美。

對於有人建議從事鱟的完全養殖,並圈養鱟採鱟血製作生物製劑之說,縣府表示此若從經濟觀點係屬可行,但若由保育人士倡議此說,則此議係與保育觀念背道而馳,將有造成與養熊採熊膽虐待動物的負面觀感。縣府也希望大家一起將禁捕鱟魚作為未來宣導重點,實務上讓成熟年齡較高的鱟魚成體能活存,才有自然繁衍穩定鱟族群的機會。

縣府施政 生態保育為先

人類是自然界的一分子,當然有責任與義務去維護生態環境的平衡,然而,人類在自然環境中也因為生存或發展之需要而必須進行經濟的開發;因此,基於對生態系統的深切認知,縣府在其施政建設規劃的方案中,無不以生態保育永續發展為念,任何施政一定先考慮生態保育,從近年來地區鳥類種類的持續增加,各項昆蟲品項的增加,野生動物的持續增進,代表金門生態的是多樣性並具豐富度。

目前許多野生候鳥如黑面琵鷺的造訪,保育類淡水魚大鱗梅細的繁殖成功、緬甸蟒的調查與保育,森林植被的保護與造林等等作為,在在說明了縣政府對生態保育與永續發展的重視,因此,鱟的保育是一段備極艱辛的過程,如能實事求是務實的履行保育策略,兼顧國土安全的經濟需求與考量漁政管理單位的立場,或許更能為鱟的永續生存尋求有利的機會。

Table 'viewcoun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